您的位置:首页 >留学机构 >

中学生眼中的影视作品

时间:2021-11-08 12:31:01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对于在电影、电视陪伴下成长起来的当代中学生来说,通过影视作品认识和了解生活,已经自然而然。那么,当代中学生喜欢什么样的影视作品?怎么让优秀的影视作品进入中学生的视野?怎样有效发挥影视作品的教育作用?

10月25日至30日,由教育部、中宣部主办,主题为“光影百年致初心伟大精神代代传”的第四届全国中小学生电影周在上海举办,其间,举行了“影视教育主题论坛”,影视工作者、教育工作者与中学生坐在一起,就“中学生喜欢什么影视作品”这一问题展开了探讨。

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在问及“你喜欢什么影视作品”时,大部分中学生都提到了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《觉醒年代》《长津湖》等既叫好又叫座的“现象级”主旋律作品。作品打动他们的理由两者缺一不可:既要传递爱国主义等鼓舞人心的正能量,又要有富含人情味、让人有共鸣的小细节。

上海外国语大学附属浦东外国语学校初二男生裘庭筠说,他喜欢看有重要历史事件的电影。电影《长津湖》中最感动他的是台词“有些枪必须开,有些枪可以不开”,他认为,这句话既点出了“抗美援朝,保家卫国”的要义,也体现出“对他人无差别尊重”的人道主义精神。

上海市北虹高级中学高二女生沈妍琪同样提到了《长津湖》:“很多观众对于抗美援朝这段历史并不特别熟悉,而用电影这种艺术形式,很好地填补了观众的认知空白,期待能看到更多这样的作品。”她还喜欢抗日战争题材电影《八佰》,“有个情节我印象很深刻,观看的时候一直处于‘泪崩’状态,就是在日军进攻四行仓库的时候,战士们背上炸药包接二连三地往下跳,跳之前还说着自己的名字和家乡。这种为战友、后人和国家不惜牺牲生命的气概,给我很大的震撼。”

而北虹高级中学高一男生王晨栋则讲到了《我和我的父辈》中“鸭先知”的故事,他认为这个故事的优点在于,同样是表现爱国主义,却不像别的电影那样手法严肃,口吻是非常幽默的,能抓住各个年龄段观众的心。“‘鸭先知’在改革开放前提出了一些当时人们觉得难以想象的、甚至是荒谬的想法,但是在改革开放以后都实现了,这让我非常感动。”

记者注意到,中学生群体在课内外都有大量渠道看到影视作品的片段,他们认知敏锐、审美能力强,低幼的人物形象、不合理的故事情节、不符合历史的“戏说”等因素,都会引起他们的抵触。

王晨栋觉得,前些年一位英雄人物的3D动画片制作低劣,不但毁了好题材,还会导致中小学生对这类题材产生偏见。上海甘泉外国语中学高三学生欧阳王子说,不合理的剧情会“劝退”观众,如“抗日神剧”中“手撕鬼子”“自行车骑得比火车还快”等情节,让人觉得可笑。裘庭筠则认为,一些“戏说历史”的电视剧,存在扭曲历史、过度美化或丑化历史人物的倾向,可能导致观众对历史产生误解。

什么样的影像作品适合青少年?他们期待看到怎样的作品?在问及中学生时,他们的回答既有共同点,也有多元化、小众的倾向。

上海市第四中学高一男生桑思远告诉记者,他的兴趣和大部分同学不同,偏爱科幻、历史、战争类题材的电影,并且分析得头头是道,“《1917》的镜头语言很出彩;《敦刻尔克》在叙事上很独特,而且有默片元素,很‘电影’;《信条》的故事线非常复杂,关于时间穿越的设定规避了祖父悖论,带有决定论的思维,我很欣赏;《星战外传:侠盗一号》相对于系列中其他作品做到了逻辑自洽,是‘戴着镣铐跳舞’的典范。”

一个高二女生说,她喜欢《老师·好》《少年的你》《悲伤逆流成河》《最好的我们》《你好,旧时光》《暗恋橘生淮南》等“有一点点青春萌动爱情”的作品;也喜欢《爵迹》等玄幻题材的电影。“现实里没有的事物,要想真切感受只能通过影视作品。通过影视这个载体,可以把我的一些小幻想寄存在一个不存在但能看到的世界里。”

而欧阳王子说,好的电影让人在思考中成长,“优秀的影片除了表现爱国主义之外,还能提供成长所需的营养,能通过画面让我们回顾历史,以先辈为镜,去探寻我们在时代洪流和个人成长道路上如何去做。”

北京大学电影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戴锦华在2020年8月的上海书展上表示:“我们以为‘儿童电影’就是简单的电影,以为儿童是还没有写字的白纸,而不知道他们已经在纸上画上了自己的色彩。同时,我也不认为‘儿童片’就是教育片,看完就像上了一堂道德教育课。我认为适合孩子看的电影,应该能让孩子们从中体会到他们正在经历着的生命,并能看到更多不一样的生命。”

戴锦华在她编著的《给孩子的电影》序言中写道:“我心心念念的是,若是我在孩提时代、‘青葱’年华便能看到如此多丰富而杰出的电影,我的生命也许便会有所不同,我也许能更早地窥破自己、洞察生命、理解社会、拥抱人生。”

在“影视教育主题论坛”上,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书记、二级巡视员贺承瑶强调,现在的孩子自我意识强,渴望被聆听、被关注,因此,影视作品除了要弘扬主旋律,还应该多关注孩子们自己的事情,贴近孩子的真实生活,反映他们的心声,才能吸引孩子。她提到,去年反响很好的影片《少年的你》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,都表现了孩子内心真正的想法。

贺承瑶对影视行业和影视教育提出三点建议:一是影视作品要重视历史知识、生活常识的准确性,不能误导孩子;二是教育工作者不要因噎废食,不能因为一个小的瑕疵就否定整部作品;三是要创造更多渠道,让孩子通过优秀影视作品走进生活、呈现自我。

复旦大学艺术教育中心副教授龚金平告诉记者,他观察到,近年来的影视市场青睐能让家长和孩子一起看的“合家欢”类型电影,而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等低幼向的动画电影已经不吃香。“我的儿子上初中以后就不爱看动画片了,一般家长也没有耐心陪孩子看动画电影,更愿意带孩子看《摔跤吧,爸爸》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等片子,孩子看着有乐趣、有共鸣,家长看出更多门道,也可以跟孩子讲一讲,所以这类电影票房都很好。”

龚金平还建议,教育工作者在给孩子推荐影视作品时,不必仅局限于国产主旋律电影,只要是优秀的、正面的作品都可以让孩子看,因为孩子的精神需求是十分多元的。“影视作品的育人功能是广泛的,除了德育以外,还包括开拓视野,引发对生命和人生的思考,培养创新思维、批判思维,以及美育功能。”

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魏其濛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
郑重声明: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;如有侵权、违规,可直接反馈本站,我们将会作修改或删除处理。